俄欧塞浦路斯之争
来源:未知    发布时间:2017-12-04   次浏览   大小:  16px  14px  12px
3月24日,塞浦路斯与欧盟委员会、欧洲央行和货币基金组织,就欧洲央行(即“欧洲三驾马车”)向该国提供100亿欧元救援贷款达成协议。作为交换,塞国政府首先要冻结前两大银行中存款超过欧元区储蓄保险保护上限(10万欧元)的账户,而后把低于保护上限的账户

3月24日,塞浦路斯与欧盟委员会、欧洲央行和货币基金组织,就欧洲央行(即“欧洲三驾马车”)向该国提供100亿欧元救援贷款达成协议。作为交换,塞国政府首先要冻结前两大银行中存款超过欧元区储蓄保险保护上限(10万欧元)的账户,而后把低于保护上限的账户转入“好银行”??第一大行“塞浦路斯银行”,把高出上限的账户转入“坏银行”??第二大行“大众银行”,再对大众银行进行拆分。英国《金融时报》指出,欧洲三大债权巨头力推上述援助条件,目的是要关闭“大众银行”,并迫使其储蓄大户??主要为俄罗斯??承担损失。

塞国是俄在地中海地区的传统盟友,双方曾在2011年签署总额25亿美元的贷款协议。身为债权人,俄希望参与由欧盟主导解决的塞银行危机,保持对该国影响力;塞国领导人也一度努力,希望俄再次伸出援手,来缓解欧盟压力。然而,双方最终却未能就援助条件达成一致。

欧盟借机出狠招

2012年6月,塞政府向欧盟和货币基金组织申请救助,以挽救受希腊债务危机影响的银行业,并弥补政府财政不足。然而,与此前发生主权债务危机的希腊、爱尔兰、葡萄牙和西班牙四国不同,塞国面临的是银行危机。欧盟不但拒绝考虑通过ESM购入塞银行股份注资这种“常规”救援方式,即便区区170亿欧元的直接贷款救助也让德国、芬兰、荷兰等国很不情愿。其中一个重要原因是,在他们看来,救助塞银行实际上等于救助俄寡头和黑帮。

目前,塞国第一大行塞浦路斯银行的第一大股东就是俄寡头莱波洛维夫,而早在去年底德国《明镜》周刊援引联邦情报部门的调查数据爆料说,大约有80个俄国寡头通过塞国宽松的移民政策成为欧盟公民,并将大约350欧元“可疑资金”存入该国银行。

针对德国媒体的说法,塞浦路斯ProBusCon金融公司投资顾问奥洛瓦诺夫认为“这有点夸大其辞,带有明显的政治目的”。在他看来,塞是欧元离岸金融交易中心,离岸区地位赋予的优惠税收条件让意欲规避高税收的俄国投资人和公司趋之若鹜,真正应该担心的是俄罗斯而非欧盟。而俄索利德投资公司资产管理与咨询处处长克罗留克则指出,降低塞作为俄离岸金融交易“天堂”的吸引力是欧盟早已作出的一项政治决定,德国领导人借俄“脏钱”的报道,迫使塞当局拿银行大户开刀自救,是要“让俄国人为塞银行损失埋单,同时把他们撵走”。

对此,俄经济学博士克里切夫斯基教授3月19日接受《视点报》专访时表示,目前在塞国银行680亿欧元存款中有大约一半是俄公民和公司的资产,如果塞国以12.5%的比例对这些存款进行减计,那么就能筹集大约44亿欧元自救款。而如果以BBC援引欧盟官员透露的40%减计比例来计算,俄国人由此遭受的损失最高可达140亿欧元。

除此以外,俄希望参与解决塞国银行危机的努力目前也以失败告终。继2011年俄塞签署25亿美元援助贷款之后,塞国于去年7月又向俄方提出50亿欧元补充贷款请求,希望欧俄一道帮助解决银行危机。但在克里切夫斯基看来,面对“欧洲三驾马车”的政治压力,塞国除了向银行储户动刀外别无选择:一方面,欧盟坚持独自解决塞银行危机问题,反对俄方参与;另一方面,俄方不可能提供全部170亿欧元援助,也对塞方拿出的援助交换条件不感兴趣。

“这简直是抢钱”!

3月20日,即塞议会全票否决政府与“欧洲三驾马车”共同拟定的“存款税”方案后第二天,塞国财长萨利斯率团赴俄,请求对方延长现有25亿欧元贷款期限、降低税率,并追加50亿欧元救援款。塞方拿出的交换条件包括:成立可转让大陆架天然气田资产的国营公司、俄投资方购买可转变成股份的债券,建立可让俄商业信贷机构加入的“团结”国家投资基金以及部分塞浦路斯银行的股份。在经过两天谈判后,俄财长西鲁阿诺夫对外宣布,俄方相关公司和金融机构对上述建议不感兴趣,政府也不会考虑追加贷款??因为欧盟已经为塞设定了援助债务上限,免得会超过该门槛。

莫斯科基金中心分析局局长切尔诺列茨卡娅认为,在“欧洲三驾马车”把塞银行危机政治化的背景下,俄公司虽然因塞国暂时冻结资产要遭受损失,但俄拒绝向已无偿还能力的塞国提供贷款是一个明智之举,这有助俄保持在欧洲的地位。在她看来,塞国这个离岸金融中心如今更像一个隐藏巨大金融风险的烂摊子。

目前塞国银行的资产与负债高达1700亿美元左右,是其GDP的8倍。按3%来支付利息,一年也需支付51亿美元,相当于GDP的25%,这意味着银行稍微亏损就会破产。更何况在希腊债务危机之后,塞国投资希腊国债亏损很大,可能早就破产,只是一直没有清算而已。

3月25日,俄总统发言人佩斯科夫对外宣布,总统已责令政府重组对塞救援贷款计划。这表明俄方此前作出的可考虑延长现有25亿欧元贷款期限的承诺并没有因欧塞24日达成的救援协议而改变,也在一定程度上说明俄不反对这份将对塞国俄储蓄大户带来巨大损失的协议。

不过,俄《生意人报》分析说,在塞俄存款大户大都是俄“精英”,欧盟利用塞银行危机“没收”这些人“有口说不出”的那部分财产,这些人也不大可能善罢甘休。这出“悲情戏”的实质,是这些原本属于俄国人的资产被欧元区国家按照自己的意志强行拿走,就像俄总统普京和总理梅德韦杰夫所说的那样:“这绝对不公平,简直就是抢钱!”

俄前政府顾问尼科拉索夫在接受英国《卫报》采访时指出,俄会通过冻结境内德国企业资产或征收资产税等方式进行报复。莫斯科券商“BGC伙伴”分析师英格拉姆认为,俄会通过查抄、增税等手段刁难在俄欧盟企业,或在叙利亚问题上动用外交手腕以及在导弹防御系统问题上展示肌肉。

甚至有专家直言,俄可能会冻结塞国在俄银行存款,以其人之道还制其人之身。但克里切夫斯对此表示反对。在他看来,在塞遭受损失的储户大部分是俄贪官或通过不法手段发财的暴发户,在居民月工资只有800010000卢布的当下,政府不可能出来保护这些犯罪分子。领导人只会在嘴上对欧塞表达不满,而不会采取任何行动。面对塞国开始“打劫”行动及即将出台的“反裸官法”,一群“蟑螂”已经跑动、忙碌起来,这显然有利于普京总统的“去离岸化”和更深入的国家反贪斗争。

目前,包括俄外贸银行、诺里尔镍业集团、梅切尔钢铁煤炭集团等在内的俄众多大型国企都在塞设有离岸公司,并通过塞银行转账。类似的业务让国家失去大量经济税收,已引起俄政府高度关注。去年普京在发表国情咨文时,已将经济“去离岸化”作为自己第三个总统任期的优先任务。

俄塞关系则未必因此受到重大影响。塞是俄在地中海地区的传统盟友,占该国人口70%的希腊族人与俄罗斯人一样信奉东正教。2004年4月,为声援反对塞岛南北统一的塞浦路斯共和国及其北方天然盟友希腊,俄甚至动用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一票否决权,反对美英两国提出的塞浦路斯统一后安全规划的决议草案,两国政治关系由此可见一斑。

至于经济与投资关系,来自俄中央银行的统计数据显示,2011年塞是俄资金流入头号国(1100多亿美元),而塞也是对俄直接投资头号国(总投资130多亿美元)。考虑到塞年均200亿美元左右的GDP,俄当年对塞投资就是其GDP的6倍。

3月24日,萨利斯在欧洲委员会宣布双方达成救助协议后向媒体表示,虽然俄对将导致其投资者亏损的救助协议感到失望,但两国关系仍将继续。

dota2博彩网

相关的主题文章: